玩客屋

天骄狂婿

2019-01-23 20:55:06

看着张雯妖娆妩媚的身姿,我激动的撑着双臂,按照她的要求,做起了俯卧撑。

张雯圆润的俏脸,带着一抹红晕,微微闭着眼睛。红润的嘴唇动了动,发出一道道诱人的声音。

突然,张雯脸上的所有娇媚和红晕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冰冷,紧紧的盯着我:“你在干什么?”

我有些茫然,也有些羞恼,迎着张雯冷冰冰的目光。沸腾起来的热血,也渐渐冰凉了下去,讪讪的说道:“不是你让我...”

“但是,没让你碰我!”张雯脸色铁青,似乎极力在压着心里的厌恶,好像快要暴走一般。

所有的香艳与暧昧,被尴尬和羞辱覆盖,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我掀开被子,倒在了一边,心里憋屈不已。

张雯立即从床上起来,连拖鞋都没穿,跑进卫生间,哇哇大吐了起来。

我脸上**辣的,比被人大庭广众之下,抽了几耳光还要羞恼。

自己身材还算高大,五官也仪表堂堂,就是因为本能的反应,不小心触碰到了张雯一下,她竟然吐了。

这是有多嫌弃我啊?

难道我就那么配不上她?

满腹的委屈和心酸,让我心里堵堵的,侧着身子看着窗外。心里暗暗想着,下次打死也不做俯卧撑了,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这时,张雯冷漠的声音又在我身后响起:“睡地板!”

我彻底愤怒了,一下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怒道:“为什么?我凭什么睡地板!”

但是,触及张雯红红的眼角,我所有的怒意又消散了,她竟然在卫生间哭了。

也许,在她心里也很委屈吧。和一个不爱的男人,同床共枕,还为了顺从自己的老爹,做一些暧昧的接触。

我焉焉的低着头,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抱着枕头下了床,在地上找了一个角落卷缩了起来。

心里十分的矛盾和困惑,张雯不是在那种地方上班吗?

怎么还会这么排斥男人呢,难道我真的连一个花钱买笑的客人都比不上?

难道穷就这么可耻,这么让人瞧不起?

我不由得抹了下苦涩的眼角,心里很不是滋味。翻来覆去的,一整夜都没睡好。

第二天早上,张雯从包包里摸了一叠钱出来,丢在床上,说道:“半个小时后,我在村头等你。这钱,是给你爹的!”

我有些怔怔的看着那叠钱,心里一阵悲凉,这就是自己忍气吞声的代价?

在张雯心里,我就是一件货物,一件商品吗,一切都可以用钱来衡量?

但一想到这去了省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父亲一个人在家,身体也不方便,肯定需要用钱。

强忍着满腹的辛酸,把钱拽在手心里,耸塌着肩膀,离开了张家。

回到了院子里,父亲拄着拐杖在丢玉米喂小鸡,见我回来了,欢喜的说道:“华儿,雯雯呢?”

我不想父亲知道我的真实情况,勉强笑了下:“有些害羞,在村口等我,等下我们要去省城!”

父亲很是理解的点点头,脸上露出笑容:“那好啊。等几个月,雯雯有了身孕,这群小鸡也长大了,到时候一天杀一只,好好给她补一补。一定给我们老江家生个大胖小子!”

我鼻子有些发酸,走到父亲面前,轻轻搂住父亲削瘦的肩膀:“爸,我这一去可能年底才会回来,你可别干重活,我会每个月给你寄钱回来的!”

我把张雯给的那叠钱,揣进了父亲的兜里,父亲却忽然抓着我的手腕,皱着眉头看着我,喝斥道:“华儿,你这是干啥?我一个老头子也用不了啥钱,你是大男人,自己留着花吧!”

我腮帮子酸酸,在父亲心里,我是一个高大懂事的儿子。但是在张家,我就是一个传宗接代的工具。

在张雯心里,我更是一个形同陌路的外人,可以随意的羞辱,呵斥,如同廉价的商品。

父亲起身语重心长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华儿,去吧。老爹身体好着呢,别让雯雯等久了!”

“爸....”我心酸的泪水,终于找到了突破口,忍不住的滚了出来。

心里暗暗发誓,我一定会挣到钱的,而且也一定会给江家找一个温顺,贤惠的好媳妇回来的。

父亲沧桑的面容带着溺爱:“华儿,好好疼媳妇。老爹给你大米种着,母鸡养着,年底和雯雯回来吃!”

我不想父亲看出端倪,担心我。强忍着心里的酸涩:“爸,那我走了!”

来到村头的时候,张雯靠在红色的小车上,优美的身段,在阳光下,格外的漂亮。

修长的手指,夹着一支香烟,袅袅的烟雾,让张雯身上多了一丝神秘的味道。

我有些反感的瞥了张雯一眼,因为我骨子里是一个传统的男人,看见抽烟的女人,总会觉得很轻浮。

但是,张雯身上偏偏看不到任何风尘的味道,而是一股由内而外的冷傲和高贵。

张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红润的嘴唇吐出一口烟雾,掐灭了烟蒂也没说话,坐进了汽车里。

我非常知趣的坐在后排,低着头想着自己的心思,耳边只剩下呼呼的风声,和偶尔会车,传来的喇叭声。

差不多跑了整整一上午,终于到了省城。随处可见的高楼大厦和行色匆匆的人群,反而给人一种冷漠和隔阂。

张雯熟练的抡着方向盘,又开了半个小时,才在一家非常宏伟的娱乐城门口停了下来。

我心里最后一丝幻想破灭了,张雯果然在这种地方上班。心里酸酸的,毕竟她也是我名义上的妻子,但是却会陪着别的男人....

“下车,别死气沉沉!”张雯有些不耐的站在窗户外面冷声说道。

我走下车的时候,立即被娱乐城的气势镇住了。两尊高大凶猛的汉白玉狮子,栩栩如生的守在台阶两边。

四个身材高大的黑衣人,带着墨镜,身姿笔挺,恭敬的看着张雯:“张总!”

张雯淡淡的点了下头,径直走上了台阶。

我也立即跟了上去,心里的疑惑更浓。张雯不是一个风尘女子吗,这些保安为什么叫她张总?

但是,我还没踏上台阶,一个黑衣人就张开了手臂:“站住!”

我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场合,看着黑衣人冷峻的表情,心里本能的有些紧张,说道:“那个,我和张....”

张雯回过头撇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道:“小何,他是我表弟!”

黑衣人立即放下手臂,恭敬的笑了下:“是,张总!”

我暗暗叹了口气,踏上了能映出人影的台阶,不远不近的跟在张雯身后,来到了宽敞豪华的大厅。

里面做卫生的服务员,看见张雯的时候,也都停下手中的活计,恭敬的叫着张总。

我有些醒悟过来,同时心里莫名的松了口气,看来张雯是在娱乐城上班不假,但是应该不是做什么不干净的那种。

张雯指了下沙发,瞥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道:“等我下来!”

我看着柔软宽大的真皮沙发,斜着半个**坐了上去,低着头,盯着自己脚上的廉价球鞋,显得和这里格格不入。

过了几分钟,楼梯上传来的叮叮的高跟鞋的声音,叩击在大理石上,非常的清脆。

我下意识的抬头看去,立刻,一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我的心脏噗通一声,不受控制的跳动了起来.....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