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风鬼传说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12-03 09:35:16

《风鬼传说》 第3章 机缘 免费试读那三名大汉率先发难,其中一人手持灵化后的灵刀,大喝一声,身形高高跃起,下落时,他双手握刀,居高临下的对准老者的头顶猛劈下去。老者站在原地,未躲闪也未退让,他把手中灵剑高举过头顶,向上横起,硬接大汉的重刀。耳轮中就听当啷一声巨响,灵刀与灵剑碰撞在一处,火星子乍现出好

风鬼传说

风鬼传说岳风柳萱小说在线阅读小说精彩片段:另两名大汉分从老者的一左一右攻了过去,两把灵刀在空中画出两道长长的寒光,直奔老者的左右软肋而去。老者站在原地,未躲闪也未退让,他把手中灵剑高举过头顶,向上横起,硬接大汉的重刀。老者大喝一声来得好,他单脚一踏地面,整个人仿佛离弦之箭,向后倒飞出去。那三名大汉率先发难,其中一人手持灵化后的灵刀,大喝一声,身形高高跃起,下落时,他双手握刀,居高临下的对准老者的头顶猛劈下去。

风鬼传说岳风柳萱小说在线阅读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风鬼传说》 第3章 机缘 免费试读

那三名大汉率先发难,其中一人手持灵化后的灵刀,大喝一声,身形高高跃起,下落时,他双手握刀,居高临下的对准老者的头顶猛劈下去。

老者站在原地,未躲闪也未退让,他把手中灵剑高举过头顶,向上横起,硬接大汉的重刀。

耳轮中就听当啷一声巨响,灵刀与灵剑碰撞在一处,火星子乍现出好大一团,地面为之震颤,酒馆里的桌椅都被震得弹飞起多高,落地后,桌上的碗筷、酒壶、酒盅散落满地。

另两名大汉分从老者的一左一右攻了过去,两把灵刀在空中画出两道长长的寒光,直奔老者的左右软肋而去。

老者大喝一声来得好,他单脚一踏地面,整个人仿佛离弦之箭,向后倒飞出去。

嘭!老者的身形重重撞在后方的墙壁上,不过也把攻来的两把灵刀躲避开。

最先发难的大汉再次大喝一声,抡刀冲向老者,依旧是力劈华山的向老者头顶重劈。

老者横剑招架,再次挡住对方的重刀,趁着对方收刀准备再攻的空隙,他下面快如闪电般踢出一脚。

这一脚又迅猛又突然,大汉躲闪不及,被这一脚正中胸口。

随着啪的一声脆响,大汉忍不住啊的痛叫出声,拉着长长的尾音,身形在空中画出一道弧线,倒飞出三米多远才摔落在地。

再看他胸前的灵铠,正中心有块明显的凹坑,凹坑的周围则布满蜘蛛网状的裂纹。

他吃了大亏,在地上一跃而起,对正与老者激战的两名同伴吼道:“让开!”

说话之间,他双手紧握的灵刀呼的一声燃起熊熊的烈焰,他对着老者凌空挥砍一刀,随着这一刀砍下去,一道半月形的火光闪现,划过空气时发出嘶嘶的声响,直向老者的胸腹扫过去。

老者见多识广,立刻认出来这是火系的灵武技能……火镰咒。

他深吸口气,抽身向旁闪躲。那道火光没有击中老者,倒是正中老者背后的墙壁上。

嘭!在一声闷响声中,酒馆的墙壁竟然被这道火光切开一条双指多宽的大口子,通过这条大豁口,都能看到酒馆的外面,豁口的两侧皆被烈火烧得漆黑。

又是一击不中,那大汉更是气急败坏,挥舞着燃烧烈火的灵刀,准备再次施放技能。

老者不愿在酒馆内与对方缠斗下去,而且酒馆里的空间太狭窄,他也施展不开。

他回头看眼墙壁上的豁口,而后断喝一声,身形仿佛射出膛口的炮弹,径直撞在墙壁上。

就听轰隆一声巨响,墙壁竟被他硬生生撞开一个大窟窿,老者顺势冲到酒馆外,然后直奔郊外的一片树林冲了过去。

三名大汉又哪肯放他离开,三人顺着老者撞开的窟窿相继跳到酒馆外,齐齐呐喊一声,提刀追了出去。

在他们离开后不久,缩在墙角处的上官秀终于回过神来,看着四周的一片狼藉以及墙壁上的那颗大窟窿,他心中惊叹灵武高手之间的对决又岂止是用恐怖所能形容?

仅仅学到灵武皮毛的上官秀在看到老者和三名大汉的打斗后,可谓是大开眼界,只可惜四人在酒馆内的激战太短暂,对他而言,几乎是转瞬即逝的事。

他腾的一下站了起来,顺着墙壁上的那颗大窟窿,奋力地钻了出去。

等他来到酒馆外,举目一瞧,老者已然是无影无踪,隐隐约约,他只是看到三名大汉正穷追不舍的背影,观瞧方向,他们应该是向东边的树林跑的。

上官秀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吸引住了似的,不自觉地跟在那三名大汉的身后跑了起来。

不过他的脚力和老者、三名大汉比起来相差太远,他跑出没几步,连那三名大汉的背影都看不到了。

他深吸口气,振作精神,按照四人跑开的大致方向追去。

他使出全力狂奔了好一会,终于跑到那片树林前。

现在天色已然大黑,树林里黑咕隆咚的,他什么都看不清楚。

对暗黑和未知的恐惧让他本能的生出想转身离开的冲动感,但他又压抑不住心中的好奇,琢磨了好一会,他暗暗咬牙,决定进去一探究竟。

树林内的树木枝繁叶茂,遮挡住月光,走进其中,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上官秀一边往前走着,一边伸出双手,胡乱地向四周摸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在树林中足足走了两刻钟,树林的树木才渐渐变得稀疏。

再往前走,是林子正中央的一大片空地。

这片空地差不多有七八米见长的样子,正中心建有一座小凉亭,不过现在这座小凉亭已变得支离破碎,在凉亭一根倒掉的石柱旁,坐有一人,那正是刚才从酒馆内破墙冲出的老者。

而在老者的附近,还躺着三位,那三名都卫府的密探。

倚靠着石柱而坐的老者身上血迹斑斑。躺在地上动也不动的三名大汉更是鲜血淋漓,再看地面上,横七竖八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裂痕。

由此也能看得出来,刚才这里经历过一场多么惨烈的战斗。

咕噜!上官秀艰难地吞下口唾沫,他观望了好一会才小心翼翼地从树林中走出来,边接近老者,边不停地环视左右,壮着胆子小声问道:“老……老先生,你……你怎么样?受伤了吗?”

老者低垂的脑袋突然动了动,不过很快又无力地低垂下去。

越是接近老者,上官秀就越感心寒,老者身上都不知道被划开了多少条口子,横七竖八,千疮百孔,鲜血顺着他的衣角滴滴答答地不断滴淌下来。

看清楚老者的状况,上官秀忍不住加快脚步,急跑上前,来到老者的身侧,刚要蹲下身形查看他的伤势,原本脑袋低垂、动也不动的老者身子突然一震,手臂猛的抬了起来,掌中剑直直地指向上官秀的脖颈。

那一瞬间,上官秀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寒意从喉咙处传来,钻进自己的体内,让自己仿佛掉进冰窟当中。

汗,顺着他的额角滑了下来。

“老……老先生,是……是我,我们刚刚在酒馆里见过的……”上官秀毕竟还只是个不满十八岁的半大孩子,在被灵武高手用剑顶住喉咙,他又怎能不怕?

老者涣散的目光根本没有焦距,他看不清上官秀的模样,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生命正在他的体内迅速流失。

他抬起的长剑不停地颤抖着,他终究还是没有把这一剑刺出去的力气,持剑的手臂无力地垂下来,当啷,长剑落地,发出一声脆响。

他使出最后一丝力气,把手扶向自己的胸口,一句话都没说出来,倚靠石柱而坐的身体突然向旁一倒,咽下最后一口气息。

直到死,他的眼睛都是睁得圆圆的,脸上的表情也充满了不甘和绝望。

上官秀吓了一跳,急忙呼唤道:“老先生?老先生?”他连续呼唤数声,老者都是一动不动,也没有任何的回音,他慢慢抬起手指,放到老者的鼻下,指尖冰凉,已毫无温度可言。

他心头一惊,急忙把手缩了回去。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老者躺在地上的尸体,有些反应不过来。

嘎、嘎……

树林中乌鸦的叫声把上官秀惊醒,他环视一眼四周的尸体,激灵灵打个寒颤,是非之地,不宜久留。他慌慌张张地站起身形,正要离开,突然瞥到老者的尸体很不自然,一只手紧紧揪住他自己胸前的衣襟,直到死也没有松开。

上官秀心中一震好奇,也突然想起三名都卫府的密探见到老者时,有向他索要一样东西,难道那样东西就藏在他的身上?

都卫府可不是一般的*,是直接为皇帝做事的,都卫府追查的东西也一定不是平凡之物。

想到这里,上官秀壮着胆子又蹲下身形,在老者胸前的衣襟摸了摸。

很快他便摸到老者的衣下有凸起之物。他心中一动,硬是搬开老者僵硬的手指,把手小心翼翼地伸入他的怀中。

在老者的怀里,他掏出一锭银子和一锭金子,两锭金银分量很重,但这还不足以让都卫府的密探拼死相搏吧?

上官秀舔了舔发干的嘴唇,继续在老者的怀里摸着,过了一会,他发现老者的内衣里有夹层,里面似乎缝了什么东西。

他下意识地看眼老者,心里嘀咕一声:老先生,对不起了!他深吸口气,用力地撕开老者的内衣。

沙!一只扁平的布包从老者内衣的夹层里掉出来,上官秀急忙接住,布包很轻也很软,他好奇地将布包打开,里面放的是一本书。

书皮上写有三个字,不过字体很怪异,加入光线昏暗,上官秀看不太清楚。

他站起身形,把书皮尽量举高,接近月光,然后拢目仔细观瞧。

书皮上的那三个字都是古文字,这也是上官秀感觉字体怪异的原因。

他在丰台城书院中有学过古文,不至于有多精通,但寻常的古文字他还是认识的。

借助月光的照射,上官秀一字一顿地读道:“随、机、变……”

读出这三个字,他的眼睛顿时间瞪圆,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他忍不住用力揉了揉眼睛,目光重新落在书皮上,一个字、一个字的仔细辨认,没错,这三个古文正是随机变。

小说《风鬼传说》 第3章 机缘 试读结束。

风鬼传说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风鬼传说》 第4章 本性 免费试读

别看上官秀的修为境界不怎么样,只修炼到灵武的第二重灵动境,和个初学者没什么两样。

但他修炼灵武的时间可长达十五年,灵武知识堪称渊博,对于许多偏门的灵武学他也都有了解,何况是大名鼎鼎的随机变呢?

随机变乃上古灵武之一,最早出自灵武密宗门派……玲珑门,只不过随机变早已被列为禁武。

修灵者练成随机变,会具备任意改变外貌乃至身体形态的能力,修炼到最高境界时,修炼者连自身的性别都可以任意变化。

一个人一旦具备千变万化的能力,随时可以变成世界上任何一个他见过模样长相的人,只是想想都让人有不寒而栗之感,随机变被列为禁武也就不让人意外了。

上官秀听说过太多关于随机变的传说,以前他觉得随机变也仅仅是传说而已,世界上未必真的会存在这种诡异的灵武技能。

而现在,他竟然亲手拿到了随机变的秘籍,他心中的震撼和难以置信可想而知。

难怪!难怪老先生因为这么一本书把都卫府的密探都引来,这又哪是一本书啊,而是一件价值连城的灵武学至宝。

他心脏狂跳,像是要从嗓子眼里蹦出去,他手指哆嗦着翻开书皮,里面一列列的古文字、一张张的图形记载着随机变的修炼方法。

沙!正当上官秀看得近乎于入迷的时候,在他的身侧突然传出声响。

上官秀像是被蛇咬了一口气似的,他立刻合拢随机变的秘籍,并将其紧紧抱在怀中,转头寻声看过去。

只见,原本已倒地不起的那三名大汉当中有一人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这名大汉的胸口和小腹中了三剑,胸口所中的两剑是划伤,小腹中的一剑是刺伤,随着他站起身形,鲜血顺着他胸前和小腹的伤口汩汩冒出。

大汉对自己身上的伤口完全视而不见,他的目光直勾勾地落在上官秀抱在怀中的那本书上,眼中布满贪婪的光芒。

他向上官秀颤巍巍地伸出血迹斑斑的大手,喘息着说道:“给……给我!快把书给我!”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向上官秀走过去。

他每往前进一步,上官秀便本能的倒退一步,并下意识地把怀中的秘籍搂抱得更紧。

他心惊胆战地摇摇头,声音颤抖但又异常坚定地说道:“我……我的,这本书是我找到的,它是我的!”

“我再说一遍,快把书给我!”大汉一步步向上官秀逼近,咬牙切齿地低吼道。

上官秀依旧是连连摇头,向后退得更快。

直接威胁不成,大汉面色一缓,放柔语气说道:“我是都卫府的人,只要你肯把书给我,你就是立下了大功,都卫府乃至陛下都会重重奖赏你的,来,把书给我,快把书给我!”

上官秀又不是傻子,恰恰相反,他比大多数人都要聪明。

他心里明镜似的,自己就算把随机变秘籍交给对方,对方也不会放过自己,何况,这么珍贵的灵武学至宝,他也舍不得交出去。

他把书籍小心翼翼揣进自己的怀中,摇头说道:“不,我不要你的功劳,它是我的,我不会把它交给任何人!”

大汉闻言,原本放柔的眼神立刻被咄咄逼人的凶光所取代,他双目眨也不眨地凝视着上官秀,过了好一会,他先是咯咯地轻笑起来,时间不长,他又变成仰面哈哈大笑。

也就在他大笑的同时,白色的灵雾由他周身散发出来。

灵铠化与兵之灵化被他同一时间完成。

别看大汉伤势严重,可他的灵武修为还在。他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大步走向上官秀,幽幽说道:“不肯听我的话,那你就得死!”

大汉身上的灵铠覆盖住伤口,使他看上去像没事人似的。

面对身披灵铠、手持灵刀的大汉,上官秀的心缩成一团。

他从没有和修灵者交过手,而且现在不是交手,是生死之搏。

他有一种转身跑开的冲动,但他的双脚就像粘在地上似的,动也不能动。

上官秀心里明白,对方已经看到自己的模样,哪怕自己现在侥幸逃脱掉,那么,老者今日的下场就是自己的明天。自己将会步上老者的后尘,被都卫府密探天涯海角的追杀,直至自己也惨死在对方的刀口下为止。

他不想死,更不想过被人追杀亡命天涯的日子,现在他唯一的机会就是,杀人灭口,永绝后患。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想法让他自己都惊出一身冷汗。

他以前从来没有意识到在自己的性情当中还隐藏着如此歹毒的一面。

大汉可不给上官秀太多考虑的时间,他身形摇晃着走到上官秀近前,狞声说道:“小子,不肯交书,你就交出命来!”

说话之间,他手中的灵刀斜肩带背的劈砍出去。

嗡!刀锋破风,发出刺耳的呼啸。

看眼着空中乍现的一道寒光向自己闪烁过来,上官秀本能反应的侧扑出去。

沙!刀锋划过他胸前的衣服,将他衣襟撕开一条一尺多长的大口子。

一刀不中,大汉片刻都未耽搁,回手又是一刀,直劈躺在地上的上官秀。

上官秀体内的血液都像凝固住了,发丝竖立起来,他惊叫着向旁翻滚。

就听咔嚓一声脆响,灵刀劈砍在地面上,将地面劈开一条长长的裂痕。

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上官秀恐怕连对方的一刀都躲不开,只是现在大汉业已是强弩之末,身负重伤,奄奄一息,之所以还能挥刀战斗,完全是靠贪婪的欲望在驱使和支撑。

连续两刀不中,大汉气急败坏,怒吼连连,对准趴在地上的上官秀,又抡出第三刀。

生死攸关之际,上官秀的潜能也迸发出来,身子变得异常灵活。

见刀光闪来,他再一次向旁侧翻。

噗通!由于这一刀用的力气太大太猛,大汉一刀砍出去后,他自己也不由自主地扑倒在地上。

见上官秀就在自己身侧不远的地方,大汉想都没想,猛然一伸胳膊,罩着灵铠的大手一把抓住上官秀的衣服,他使出浑身的力气,向回一带,上官秀被他硬生生地拉回到近前。

两人的身子紧紧贴在一起,这么近的距离,灵刀施展不开。大汉倒也干脆果决,放弃灵刀,腰眼用力,骑坐在上官秀的身上,同时双手紧扣,狠狠掐住上官秀的脖子。

“把书给我!我要你把书给我!给我、给我、给我……”

大汉如同发了疯似的,一边狠掐上官秀的脖子,一边疯狂地大叫着。他露在灵铠外面的双眼因充血而变得通通红,看上去都快要喷出火光。

顷刻之间,上官秀感觉像是有一把巨大的铁钳死死夹住自己的脖子,其力道之大,要把自己的颈骨夹断。

他本能的奋起反抗、挣扎,双手不停地捶打着大汉的肚子和软肋。

可是他的肉拳又怎能打得碎修灵者身上的灵铠,他锤打了无数拳,大汉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反而掐住他脖颈的手劲越来越大力。

上官秀的白脸这时已然变成红脸,额头的青筋都绷起多高,他回手抓住大汉的手腕,想把对方掐住自己脖子的手搬开,但不管他怎么用力,就是拉不动对方丝毫。

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力气越来越小,生命正从自己的体内被抽离出去。

难道自己就要这样死掉吗?

他是上官家最后的一条血脉,他不甘心就这样死掉,他还有许多的责任没有去完成。

或许是求生的本能在驱使,或许是身体在极限状态下的自然反应,命垂一线的上官秀自然而然地运用起祖传的灵武心法,灵魄吞噬。

灵魄吞噬这个名字在当下名不见经传,也没有人听说过它,但这门灵武心法可是大有来头,它和随机变一样,都是被列为禁武之内。

当年上官家也是风国首屈一指的名门望族,后来到了上官平南这一代,创建出灵魄吞噬心法,不过这种灵武心法刚刚面世,就被当时的风国皇帝定为禁武,上官平南也被皇帝视为心术不正之徒,整个上官家族跟着受到牵连,连同上官平南之内,一并被发配到偏远又贫瘠的贞郡,正是从那时开始,上官家迅速没落,一直没落到上官秀这一代。

现在,随着上官秀运行灵魄吞噬,那一瞬间,他牢牢抓着大汉双腕的手掌如同伸进灵气的海洋之中,他的两只手掌如同两张张开的大嘴,疯狂地吸食着对方的灵气。

灵气顺着他的掌心,被源源不断地吸入到他的体内。

只是吸食进来的灵气太多也太凶猛,完全不受他的控制,在他体内四处乱撞。就好像一颗大拳头钻进他的身体里,对他的经络和五脏六腑不停地捶打着,体内瞬间席卷而来的剧痛感让上官秀眼前发黑,险些当场晕死过去。

他忍不住哇的大叫一声,与此同时,血箭由他口中喷出,鲜血顺着他的鼻孔、眼睛、耳朵缓缓流淌出来。

此时此刻,上官秀正在承受着外来灵气冲击自身经络和内脏的痛苦,而骑在他身上的大汉则更是被震惊得目瞪口呆。

他的眼睛越睁越大,眼神中满是惊恐和骇然之色。

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自身的灵气正被身下的少年源源不断地吸走,他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说过世上还存在这种能吸走他人灵气的灵武技能。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大汉还骑在上官秀的身上,还掐着他的脖子,只不过他已由主动变成被动,他的灵气犹如脱缰的野马,正在疯狂外泄,不断的被上官秀吸取着。

小说《风鬼传说》 第4章 本性 试读结束。

热门推荐
玩客书屋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