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循规

玩客书屋 时间:2019-10-18 11:25:41
心蛊状态:完结作者:月蓉全文阅读

循规精彩评论,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看了循规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编哟。循规第18章方明柏打来电话问凌焰人在哪的时候,江渝刚从他面前走过,轻飘飘进了卧房。说不上有多没精打采,生病的人缺点精神也正常。但江渝此刻自带制冷剂和“诸事无关紧要”剂

循规

循规别离开我求你了他抱住了她小说精彩片段:“在哪呢?”方明柏打来电话问凌焰人在哪的时候,江渝刚从他面前走过,轻飘飘进了卧房。电话那头传来酒店前台办理入住的声音,方明柏显然刚下飞机,近二十多个小时,说完就打了个哈欠。循规第18章

循规别离开我求你了他抱住了她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循规精彩评论,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看了循规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玩客书屋哟。

循规第18章

方明柏打来电话问凌焰人在哪的时候,江渝刚从他面前走过,轻飘飘进了卧房。

说不上有多没精打采,生病的人缺点精神也正常。但江渝此刻自带制冷剂和“诸事无关紧要”剂,凌焰望着人背影,愣了好一会。

“在哪呢?”

电话那头传来酒店前台办理入住的声音,方明柏显然刚下飞机,近二十多个小时,说完就打了个哈欠。

凌焰收回视线,语气含糊:“有点事......”

方明柏也不想管他太紧,都二十岁的人了,“什么时候咱哥俩见个面?”

凌焰笑了声,顺势躺倒在沙发上撑着后脑勺,“舅舅你多大了?我可没有一个三十岁的哥哥”。

“臭小子!”

“明天吧。明天我去找你。”凌焰又将视线转向闭着的房门,说不清是不放心还是别的什么,“或者——”

那里方明柏办好了入住,有温柔的女前台的声音传来:“先生请往这里走......”

“明天我要去见几个朋友。后天吧,顺便带你回你家吃顿饭。”

方明柏加重“带你”两个字。

“艹。”凌焰低低骂了句,“要去你去,我不去”。

“老子不吃他家饭。”

方明柏:“......”

凌焰不想再说什么,“没事我就挂了,舅你早点休息吧”。

“哎、你在哪里?”

凌焰直接挂了电话。

屋子里静悄悄的。时钟爬过八点。

刚入夏的气候,夜里窗户开着会有稍许凉风吹进来,伴随着树叶摇曳的沙响。

凌焰起身去厨房把碗筷收拾了,其实做起这些来还是很熟练的。

他妈还在世的时候,有时候保姆被凌母的阴晴不定气走了,晚饭就得凌焰自己做,自己收拾。

做完这些后,凌焰就去了书房,江渝之前在这找安非他酮,那应该就是有的。

——如果醒来后他真的需要,那就给他。

毕竟,凌焰也知道,药物对于舒缓抑郁是有作用的。

书房还是和先前一样的昏暗,比起墅庭那个房子,也杂乱了许多。

书架最上摆着整整三大排的数据册,还有按年份区别的战机型号。不过最后标注的名字里没有江渝,是一个叫江东源的人。

凌焰拿出手机搜索了下这个名字。

其实这样的人,能够给大众查到的信息很少,但关于生卒年份以及死因还是有的。

几分钟后,凌焰放下手机,想起在他怀里痛苦不堪的江渝。

书房狭窄,刚才两人进来,其实已经显得有些逼仄。但江渝的状况不是很好,而全副身心放在江渝身上的凌焰也没格外感觉到这一点。

这个时候,虽然只有他一人,抬头就是那管暗沉得发黄的老旧灯管,凌焰却忽然觉得有些喘不过气。

找药确实费了点时间。

如果那时江渝继续找下去,那这饭别吃了。

索性最后还是找到了。

凌焰还找到一本很旧的相册。

打开来是最简单最便宜的那种塑料封格,有一股潮湿的霉尘味。照片很久没有拿出来过,很多颜色都斑驳脱落黏在了塑料上,但却丝毫不妨碍照片上那个人笑得开怀。

是江渝,小时候的江渝。

每一张都在笑,眯起眼睛冲着镜头,但就是笑不露齿——怎么跟个大家闺秀似的——凌焰好笑。

给他拍照片的人应该是他很喜欢的人。

但翻到底了也没有出镜。

最后几张倒是出现了一只憨态可掬的田园犬,雪白的身子,棕黄色的耳朵,黑碌碌的眼睛,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江渝人不大,却硬是要抱它个满怀,眼睛都不看镜头了,喜欢得不得了。

相册背面的封套凸出一小块,合上的时候,滑了出来。

是一张合照,一个大人蹲在地上搂着一个孩子,孩子怀里抱着小狗。

这次不再笑不露齿了,凌焰都看到了江渝的小虎牙。

凌焰想,这应该就是江渝的父亲,江东源吧。

小时候太可爱,以至于再在脑海里想起现在的江渝,凌焰忽然有些对不上号。

将相册摆回原位,凌焰拿着两盒药走了出去。

已经快十点了。

也不知道江渝睡得怎么样。

会不会又做噩梦了。

这两个问题窜入脑中的时候,正朝着卧房走去的凌焰停下了脚步。

凌焰后退几步坐回沙发上,垂头看着手里的药盒。

其实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但确实不是第一次出现了。

好几次,凌焰想,可能因为同样的病症,他越来越在意这个人。

他想他好好活下去。

感冒药总算发挥了该有的作用,江渝睡得很熟。

凌焰把药放在床头柜上,低头仔细注视悄无声息的江渝。

这个人就连睡觉都能睡出一种置身事外的淡然。

就是不知道他的梦境是不是也是这般宁和。

也许被这氛围感染,心底瞬时平静无波,后天要不要回家的这件事被沉下去,沉得很深。

凌焰坐在床下枕着手臂侧头瞧江渝。

卧室没有开灯,仅有的光线来自窗外,窗帘一直没有拉上。

夜里天光深蓝,还有那几星的邻光,轻轻落在床脚。一路延伸至江渝半边光洁的侧脸,只剩下淡淡的一小片朦胧,映上肌肤,泛起柔和的光泽。唇色很浅,唇形很好看。

凌焰不禁想起那次醉酒,似乎那时的更好看。盯着人好一会眨了下眼,片刻后,凌焰将头埋进臂弯,闭上眼。

他忽然记起以前从来都不敢回想的画面,比如妈妈去世时的画面。

楼前围了很多人,他冲上去就要推开的时候,一方透着深红血色的白布刺入眼里,他霎时就不知道怎么动了。

也许是江渝的气息太管用,这幅画面在脑海中越来越清晰的时候,凌焰并不感到排斥。

他冷静至极,他没有回避,他只是埋头闭眼望着那处记忆。

他不知道,原来一个人可以死得这么不体面。

被陌生人围观、被陌生人拍照、被陌生人热议。

而这个人是他的母亲。

而造成这一切的,是他的父亲。

所有的情绪在冷却后成了心里的一方冰棱,形态狰狞,冷酷尖锐,笔直生长。

又过了很久,久到凌焰感觉自己好像就这么趴着睡了一觉,然后他也做梦了。

他梦到了江渝。

几乎是本能地想要确认什么,他伸手摸了摸江渝露在外面的手背,是温热的。

凌焰没有拿开手,他轻轻握住了。

片刻,凌焰笑了下。

“喂,给我好好活下去啊。”

一觉睡得太沉,江渝睁眼醒来的时候,想了好久这是哪里。

耳边传来鸟雀的细碎啾鸣,太活泼了,以至于有些吵。

这个小区比较老,窗外不远就是连成一片的茂盛林道树,已经很久没有物业专门修理了。

手背微热,江渝下意识抽回手的时候,余光里冒出一头胡乱张扬的黑发。

动作稍顿。

凌焰?

江渝有些头疼,不是因为感冒。

但几秒后,江渝自己也明白眼下是怎么回事了。

混乱的记忆里出现一碗白粥,一个强势的横抱。

江渝更觉头疼。

好一会,江渝转头看向睡得比他还要沉的凌焰。

一米九的个子,即使趴在床边也是不可忽视的存在。

江渝想起很小的时候养的一条田园犬,特别可爱,尤其是耳朵上的黄毛,摸起来又软又舒服。

是他爸爸带回来的。

那时已经长得有点大了,他人小,抱都抱不过来。狗刚来也拘束,晚上不敢上他的床睡觉。江渝就把它的窝安安稳稳搁在自己床头边上,一人一狗睡得倒也亲密。

后来取名字,就叫“可爱”。

渐渐地,狗养熟了,会自己爬床睡觉钻被窝了。

江渝每次都没拱得乐不可支,妈妈这个时候就会进屋训狗,把狗抱下来,搁进床下窝里。

被小主人惯大了,可爱也会装模作样,加上外表更具欺骗性,被安置在窝里后也表现得很乖,蜷着尾巴,耷着脑袋,文文静静。

然后,竖着耳朵听小主人和自己妈妈说话,接着就是门关上的声音。

咔哒一声。

下一秒,直接跳起窜上床。

一条田园小犬,硬是窜出了生猛狼狗的架势。

江渝每到这个时候几乎笑岔气。

但又不能大声笑,只能抱着可爱在床上来回打滚。

可爱比他还要起劲,江渝滚得没力气还绕着人小短腿跑圈。

想到这里,江渝忍不住抿嘴笑,抽出被凌焰不松不紧握着的手,不由自主地摸了摸凌焰的头发。

也挺好摸的。

手机震动的低频声音突然响起。

听方向应该是凌焰身上的手机。

凌焰被吵醒了,趴着的头动了动。

在人头顶来回呼噜的手瞬间僵住,江渝想也没想,动作迅速地撤回——

然后,趁着凌焰还没清醒,搁回了他掌心下。

接着,一动不动,闭眼装睡。

这是江渝三十年的人生中,第一次装睡。

《循规》主要讲述了凌焰江渝的现言故事,由作者是笙精心创作,剧情饱满不拖沓,是一本优质的现言小说。免费章节内容节选:说不上有多没精打采,生病的人缺点精神也正常但江渝此刻自带制冷剂和“诸事无关紧要”剂,凌焰望着人背影,愣了好一会。“在哪呢?”,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

循规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循规第21章

江渝最后也没说同意不同意,只是在四人吃了饭,凌焰说要回墅庭拿行李和运动包的时候,方明柏及时甩锅,载着喻呈安就走。

说几年没回国了,这些科研院的老教授你肯定也见过,陪我一起去充充门面。

方明柏这人看着衣冠楚楚文质彬彬,还一副好人相,实则内里比什么人都精,算盘一个接一个。

可惜喻呈安有任务在身,走得心不甘情不愿,望着江渝的眼神可怜巴巴,“那东西先放一部分在你那?我后天来拿?”

江渝有些烦躁,坐在车里冲窗外的喻呈安略摆了摆手。其实面对这些文件总会让他想起吴叔说的话。

方明柏钓了喻呈安走后,江渝从兜里掏出饭桌上方明柏给的盒烟,捻起一支抿嘴衔了,一边低头在车里翻找打火机。

车门打开又关上。

凌焰结了账下楼,见只停了江渝一辆车,便坐进后座,有点奇怪道:“我小舅呢?”

江渝不冷不热地回头瞅他,找了半途的打火机也不找了,拿下唇边的烟在指间把玩,似笑非笑道:“你以后要是被人卖了,是不是属于会帮人数钱的那种?”

凌焰一愣,继而明白,也跟着笑,“渝叔叔感冒好了?会开玩笑了?”

江渝冷哼,没理他,低头继续找打火机。

冷不丁手上的烟被人拿走,江渝抬头,神色危险,刚要开口教训,就听凌焰道:“感冒还没好呢。我舅从来不干人事,吃饭那会我就想说他,没事给你什么烟,助纣为虐。”

江渝:“......”

不过在江渝的逼视下,凌焰还是摸着鼻子交了出去。

可惜的是,到最后,打火机都被江渝没找到。

江渝今天出来吃饭穿得不是很正式,浅色衬衣和简单的深色裤子,没有穿外套,很居家了。加上不是平常穿得那套,不然兜里准有打火机。此刻感冒未愈,发烧刚停,找了会就没什么心思了,整个人惫懒又没劲,撇嘴咬着烟,侧头望着窗外,靠在驾驶座上不知道想什么。

凌焰开门下车,走到江渝车窗前敲了两下,江渝没搭理,更没有降下车窗。

“坐过去,我来开车。”凌焰服气了,打开车门对人说道。

江渝抬眼,“你有驾照吗?”

凌焰气笑了,探头道:“你说我有没有?快起来!还是要我抱你?”最后一句话跟着就是伸来的臂弯,哄小孩似的。

江渝蹙眉瞪他,觉得这人真是没大没小。

到了墅庭也是凌焰自己下车进屋收拾,江渝把钥匙给他后就歪在后座上打哈欠,要睡不睡的。

回了公寓,凌焰发现这人状态不是很对,放下行李围着江渝转了转,一巴掌就怼上人脑门,片刻严肃道:“有点低烧......”

江渝随手抹开凌焰微热的掌心,其实那一下被捂住挺舒服的,“我睡一会就好”,说着就进屋换衣服睡觉。

“吃了药再睡。”凌焰跟着,苦口婆心。

江渝敷衍嗯嗯,爬床钻被窝。

凌焰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这些脑子好的,搞科研的,自理能力都这么差?

还是只有这个人?

他舅方明柏是另一个极端。虽说在国外待了十几年,可这独自生活的状态,一点不比国内差。上学那会,每回凌焰去玩,他舅住的地方,打理得都够得上五星级酒店水准了。生活方面也极为自律,生物钟比他还要精准。日常的锻炼和饮食,方明柏在这方面都可以去考个业余营养师。

凌焰下午得回趟训练馆参加小组训练,等回来这人不知又睡成什么样。

于是把药和水搁在床头柜上后,想着待会到点电话提醒下吃药,转念又想,得了,哪里来的电话啊。

江渝真是又废又懒。

凌焰在鄙视江渝的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最后也就随他了。

凌焰想着要不自己早点回来,这么大人,总不至于一下就不行了。

凌焰觉得自己跟他舅一样损。

曾芹罕见地不在训练馆。

这次负责照看他们训练的是二队教练,陈宇成。听说刚从省队下来,原先的二队教练身体不好,临时就退下了。比他们大不了多少,三十都不到。

凌焰进来的时候,陈教练打量了他好几眼,眼神有些奇怪,说不上友善。凌焰没怎么注意,径自绕过他就去更衣室换衣服。路过贺西路的时候,顺带比了个中指。

贺西路气得原地蹦起来,叶白好笑拉住。

可一旁冷眼旁观的陈教练忽然开口说了句:“待会你俩比一下,输的那个五轮一千五。”

凌焰拧眉回头,陈教练却背身走到了泳池边。

比赛结果,两人平局。

凌焰扯开泳镜抹了把脸,背靠池壁撑着双臂大口喘气,不动声色瞧不远处站着的陈教练——

从进门开始,这人给他的感觉就很奇怪。

似乎认识似的。

但凌焰肯定,自己从没见过这个人。

那就是他认识他了。

什么时候,在哪里?

因为是平局,两人之后又比了一次五十米自由泳。

这是贺西路的强项。凌焰虽说差不了多少,但在短米竞赛上总是不能耐下性子。发力猛是好事,但不注重技巧。短米不吃耐力,吃的是强稳准。

曾芹以前就因为这个批了凌焰很多次。

比完,未等陈教练说什么,凌焰就去一旁认罚了。贺西路笑得春风得意。

不过游的时候,凌焰越想越不对劲。

这个新教练话不多,但几场比下来,视线总绕着自己打转,像是在探究,但对上视线,又找不到什么缺口。而且,似乎把他和贺西路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知道他们不和,也知道他们的强弱项。

真他妈阴。

这种情绪一直维持到训练结束,凌焰憋着气,心想这人不会是贺西路的什么人吧?上赶着来整自己?

妈的。

凌焰虽说遇到过小人,但这么明目张胆的小人,还是他第一次见。

何况对方又是他的教练——他又不能打他。

打了就是禁赛。

艹。

凌焰暴躁无比。

回到家,江渝显然刚醒,捧着杯热气腾腾的药剂,抱着抱枕盘腿坐在沙发上看喻呈安留下来的文件。脸色有些白,但被水杯里不断氤氲冒出的热度烘着,白也渐渐也有了些细腻的味道。江渝几乎没什么表情——他本就是个情绪极为收敛的人。只是在偶尔看到棘手问题的时候,眉间会习惯性一蹙,但眨眼就松开,接着低头用铅笔写上几个字。

凌焰靠门边望了会。

中药冲剂不是很好闻,又辛又烈,为了舒缓口味而添加的甘草,入鼻也很淡,但仔细嗅,还是能尝到那一丝丝的甘甜。

屋子里过分安静了,江渝是个能将空气都冰镇下来的人。

纸张轻轻翻过,江渝搁下铅笔,捧着杯子喝了口药,显然被苦到了——也可能是烫到了,凌焰想。

不然怎么鼻尖都红了。

循规小说是作者是笙的最新作品,给你带来一个全新的现言故事,喜欢现言小说的你,快来鹤鸣文学网一起看吧,节选:说几年没回国了,这些科研院的老教授你肯定也见过,陪我一起去充充门面方明柏这人看着衣冠楚楚文质彬彬,还一副好人相,实则内里比什么人都精,算盘一个接一个,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流畅。推荐阅读!

心蛊状态:完结作者:月蓉全文阅读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