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小说

总裁爹地太傲娇

标签: 言情 豪门

状态:连载中

类别:总裁小说

作者:叶安安

时间:2019-07-31

书友评价

五年前,她没了孩子,被扫地出门。五年后,她被一个霸道小萌宝缠上了,还附带了一个冰山臭脸大总裁!“女人!你这么蠢真的能当好我的妈咪么!”叶安安:???“女人,你这么脏怎么配站在我身边?”叶安安:???谁来告诉她,一大一小明明那么嫌弃她,可为什么她要走的时候,一个都不肯撒手呢?,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小说简介

五年前,她没了孩子,被扫地出门。五年后,她被一个霸道小萌宝缠上了,还附带了一个冰山臭脸大总裁!“女人!你这么蠢真的能当好我的妈咪么!”叶安安:???“女人,你这么脏怎么配站在我身边?”叶安安:???谁来告诉她,一大一小明明那么嫌弃她,可为什么她要走的时候,一个都不肯撒手呢?

精彩章节

远远的,隐听到沉沉的脚步声响起,白雪勾唇,这声音是高靖爵的。

他应该很高兴!

“砰……”

书房门被一脚踢开,高爵爵冲到她的面前,将一叠资料砸到她的身上,资料散落了一地,白雪拿起掉在身上的其中一张,冷声问他。

“怎么了?”

“你把这栋别墅转给噫噫,是什么意思?”

律师楼竟然打电话给他,说白雪指定要把现在这座别墅转让给米噫小姐,而且即时生效。

高靖爵看到文件的时候,眼底的怒意就控制不住,马上就来找白雪。

“没什么意思,既然你们喜欢住这里,那就送给你们,当你们的新婚礼物,高靖爵,我这个前妻,做得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对了,离婚协议书什么时候给我?”

砰……

耳边一道劲风疾过,拳头擦过白雪的脸蛋,狠狠击在她耳旁的柜门上。

吓得白雪背脊僵直,下意识的伸手去护着自己的腹部,脸色渐渐惨白,心跳加速间,她不断的安抚自己冷静,以免伤到了宝宝。

高靖爵逼近她,伸手勒住她的脸蛋,将她无情的抵在冰冷的墙壁上,他低头,俊美如天神的脸庞戾意横生。

“这么着急离婚?要去和沈在赫滚在一起了?还是……你这么不要脸,早就把他勾到床上去了!”

“高先生,我能gouyin你,当然就能去gouyin别人啊,更何况在赫他是真心爱我的,这一点,你永远都比不上的。”

这句话成功的将高靖爵胸腔里的火焰燃烧到至高点,果然是,难怪她在沈在赫怀里会笑,像狐狸沐浴在暖阳中那种绽放着光芒的魅笑。

“好!”

高靖爵阴冷点头,附在白雪的耳边,邪肆得像个鬼魅。

“那你说说,他厉害吗?有没有让你满足?”

愤怒令他口不择言,也让他极尽的想要侮辱这个女人,白雪被激得呼吸重了起来,想要躲闪掉他凌厉的眼神,但他却勒着白雪的下巴,逼她对视,白雪手紧紧攥着,背脊一片冰凉,痛苦间却眨着大眼睛,认真的回答他。

“他很温柔,处处都在为我着想。”

不像你,

一个多月前的那个夜晚,他几乎像头狼一样,狠狠的折腾着,她在痛苦中尝到那颗糖的滋味,一度以为自己要被拆散。

高靖爵看着白雪,像鹰在看自己的猎物,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要脸?

问她什么,她就答什么,这么直白露骨,她都能说得出来。

“白雪,结婚三年,我没碰过你,你就这么耐不住寂寞,去找了别的男人?”

白雪刹那间脸色苍白,红唇轻颤,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那天晚上,明明就是他。

嘶……

衣服被狠狠撕破的刹那间,白雪肌肤一阵透凉,吓得她急忙伸手护住自己,可是高靖爵却根本不放过她,白雪捶打嘶咬高靖爵,但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一阵激烈的对战,白雪抱着软枕遮住身体的重要部位,将自己缩进沙发里。

“高靖爵,你是个死变-tai吗?”

从来都不屑看她一眼,更不会碰她一下的男人,发疯一样的把她的衣服撕得粉碎。

高靖爵看着她的身体,目光一寸一寸的在她的身上掠过,白雪觉得身上芒刺辗过,难受得直咬牙。

“也不过就这样,连噫噫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

“比不上你还看?”

白雪突然间坐了起来,手里的抱枕扔了出去,笔直曼妙的身子就像是一朵刚刚绽放的花儿,过于魅惑也过于耀眼。

高靖爵利眸眯了起来,呼吸微微深沉,这样的白雪,一览入他的眼底,没有一点遮掩。

“怎么了?”白雪挺着胸,赤着足,一步一步踏向他“觉得恶心?那你还不赶紧把离婚协议书给我,大家一拍两散。”

“如果我不离婚,我要慢慢的折磨你呢。”

高靖爵捏着白雪瘦弱的肩膀,突然间发现,她的身上几乎没有什么肉了。

“那你是爱上我了?舍不得放我走了?高靖爵,曾经我死皮赖脸爱你,帮助你吞下这个商业大国的时候,你对我视而不见,现在我要走,你又舍不得了?”

她紧贴着高靖爵,男人宽阔冰冷的胸膛甚至能感觉到她的柔弱,在高大的男人面前她的娇小简直可怜。

“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这句话还没说完,白雪苍白的脸蛋绽出笑意,伸手环住了他的脖颈,整个身子都贴近他。

“那我们打个赌,如果我五分钟之内,能让你有反应,就证明你爱上我了,怎么样?”

挑衅的话从她泛白的唇里说出来,让卧室的气氛瞬间降至冰点,高靖爵额前青筋暴跳,眼底坦露着嘲讽,白雪觉得他实在是好笑,踮起脚贴近他绝美的脸庞。

她看着他,完美的男人,却又陌生得让人想要后退,这个她爱了好久的男人,这个把她推向深渊,永劫不复的男人。

压着心底里的颤抖和恨意,白雪指腹轻抚过他的红唇。

“我好像……还没有吻过你。”

声音软软糯糯,带着少女的娇憨,白雪眼里隐藏着许多的疯狂,门后边有一抹长裙的颜色,如果没错,站着的就是米噫。

游戏就是这么好玩的,一直都被米噫绿,今天,她也想绿一绿米噫呢。

是不是很有意思?

“滚开。”

高靖爵看着这幅浪荡不要脸的模样,俊脸愈发阴沉,她大概也是这么gouyin沈在赫的吧?

被她触过的胸膛坚硬如刚铁,却又犹如电流击过,可是白雪却没有听他的滚开,而是踮脚而上……

……

大约三分四十秒,白雪猛的从高靖爵的身上退下,躲到了沙发后面,高靖爵抬手轻轻擦掉唇边的血迹,长腿踏出……

“你输了,高靖爵。”

男人倏地止住了步伐,她说得没有错,他的确有反应了,可这不是正常的反应吗?

女人,尤其是像狐狸一样的美丽女人,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动,也没有碰她。

“高靖爵,你说……要是你哪天发现……你发现所有的真相,你会不会后悔现在的所作所为?”

小说《总裁爹地太傲娇》第七章试读结束。

热……

就像是被烈日焦烤着,感觉身体里的每一滴水分都要蒸发掉了。

不自觉的靠上了那抹清凉的存在,然后又如同一叶扁舟起起伏伏。

叶安安拥住了男人,脱口而出:“阿南,我爱你。”

昏暗的环境下,她一点也没有注意到男人渐渐隆起的双眉。

…………

九个月后。

“放松,吸气,呼气……对!快出来了,用力!”

禹城第一医院的产房里,叶安安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双手紧紧的揪着床单,满身是汗,身下的痛楚不断的直钻心门,让她忍不住的抓住了身边人的手臂。

疼!疼到她真想就这么晕过去,生孩子为什么这么疼。

“安安,你加油!坚持住!”

虽然意识有些模糊,可是叶安安还是认出在耳边这个温润而略带焦急的声音是她丈夫的。

“阿南……”

对!这是她和迟南的孩子,是他们爱情的结晶,她必须坚强!

“我在!”

迟南焦急的握住了叶安安的手,试图给她力量,这个孩子,对他来说太重要了,千万不能出任何岔子。

看到迟南充满关切的双眸,叶安安精神好了不少,刚才还奄奄一息的她,又一次用尽了全省力量,这一次感觉到身下一松,随即听到了一声响亮的啼哭声和医生的高喊声。

“生了!生了!是个男孩!恭喜两位了!”

叶安安意识模糊的最后一刻,听到这句话后,呐呐道:“真好,阿南……”

她做到了……

迟南从医生手里接过孩子后,情绪复杂的看了一眼已经熟睡的叶安安,犹豫了一下。眸光闪烁,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

“这个孩子死了……”

“迟先生,您说什么?”接生的医生一脸的错愕,明明孩子很健康,可是为什么要说?

“我说这个孩子死了!”

迟南阴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同时出现在医生面前的是一张支票和文件袋。

医生狐疑的打开文件袋后,脸色变得苍白,双手也开始发抖。

再抬头时,已经看不到迟南和孩子了。

“怎么样,是男孩子么?”

迟南一出产房,门外一个叼着烟的男人便立马站了起来,烟蒂随手一扔,掀开毛巾毯看了一眼孩子的性别,高兴的眉飞色舞。

“太好了!五千万呢!”说着,伸手去抱孩子,可是却被迟南躲开了。

“等等……”

“你不会是反悔了吧!”男人拧起了眉头,眼神透着一股子的阴狠,嗤笑一声道:“怎么,你舍不得了。别忘了,这孩子可不是你的种!”

迟南一怔,他说的没错。

这个孩子根本不是他的。

迟家遭遇破产危机,急需一笔资金周转,可是谁也不愿意帮忙。这个时候眼前的这个男人找到了他,给他提出了极具诱惑的来钱路子——“借腹生子”。

只是对方需要一个身家清白的,而且必须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孩。

时间紧迫,他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打起自己女朋友的主意,迅速的跟叶安安求婚,并安排了那一次酒店之旅。

而那一晚,他就在隔壁……

想到这里,迟南毫不犹豫的将孩子递了出去。

“这就对了!舍不得孩子,你们迟家就等着破产吧!”男人如愿以偿的拿到了孩子,刚想走又被迟南给拉住了。

“这事……”

谁也不能知道。

“诶呀,你放心,我拿了钱立马消失,这事只有你知我知。赶紧的吧!不然一会你家老太太来了,就什么都来不及了。”

迟南闻言立马松开了手,男人则一脸喜色的抱着孩子往医院的VIP区跑去。

那边,也有一个孕妇正在生产……

只是那里保镖将产房围的水泄不通,医生交替的来回进出,每一个人的脸色都很凝重,看样子里面的情况很不好。

直到一个医护人员推着一个小车子进去之后,里面立马就传来了婴儿啼哭的声音。

生了!

外面守着的人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 章节试读
  •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精品都市小说小说推荐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