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投情

标签: 投情试读章节

状态:完结

类别:浪漫爱情

作者:初尘

时间:2019-05-06

特殊说明

一段维持了三年的婚姻,最终走到了尽头。五年后,当她以为一切都尘埃落定的时候……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家伙跑出来,贪婪的摸着她白嫩的手:“嘿,美女,我看了一下你的手相,面相学说,你命中缺我!跟我回家做我媳妇儿吧?”温凉笑:“你觉得我们合适吗?”“我百搭!实在不行,大不了你搭我爹,我搭你呗!”温凉:“……”,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小说简介

一段维持了三年的婚姻,最终走到了尽头。五年后,当她以为一切都尘埃落定的时候……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家伙跑出来,贪婪的摸着她白嫩的手:“嘿,美女,我看了一下你的手相,面相学说,你命中缺我!跟我回家做我媳妇儿吧?”温凉笑:“你觉得我们合适吗?”“我百搭!实在不行,大不了你搭我爹,我搭你呗!”温凉:“……”

精彩章节

一个响亮的闪电,像是劈开了山河一边骤然响起,窗外的瓢泼大雨猛烈而至。光亮的闪电瞬间笼罩在推往产房的那张病床上。

病床上躺着的女子,挺着硕大的肚子。

女人的脸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将她额前的碎发全部打湿,凝固在白皙的肌肤上。她穿着一袭白色的孕妇裙,双腿之间的血色红得无比刺眼……

和她一起推进来的,还有另外一名孕妇。而两个孕妇之间,却只站着一个男人。

他穿着一身内敛的深灰色西服,浑身上下都透露着生人勿近的冷意。狭长的双眸微眯,目光冷得像是被人揉进了一把冰渣子。在绝冷的目光下,很难看出还蕴着一丝紧张。

医生和护士慌乱的将两名孕妇一起推进了产房。

不知过了多久。

突然之间,产房的大门被人从里面推开,发出沉重的声响。

只见院长战战兢兢的上前,看着男子欣长的背影,小心翼翼的汇报:“祁先生,医院血库告急,月小姐和夫人都是同样的血型,两个孩子只能先保一个,您看是先保夫人的,还是……”

院长只觉得后脊背一阵森然的凉意传来,愣是被祁夜的气场吓得没敢把话说完。

产房里,正在声嘶力竭的温暖,已经哭得没了力气,然而手术室外传来的声音,却格外的清晰。

“救月兰。”男人的好似淬了冰似的声音在门外冷漠的响起。

那一瞬,温暖清楚的感受着自己心脏像是被他活生生的从胸腔里扯出来了一样,疼得麻木,分明她才是祁夜名正言顺的夫人,却在生死攸关的时候,亲耳听着丈夫说要救情人的孩子。

等到医生将孩子从她身体里拿出来的那一刻,温凉终于体力不支,彻底失去了知觉,然后沉沉的晕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放晴了。

昨晚一夜的瓢泼大雨,将整个蜀城冲刷得焕然一新。

窗外的阳光热辣辣的透过厚重的树叶洒在了病房的床上,把雪白的床单照得格外刺眼。

病床上的温暖,惨白着一张小脸,睁开了刺痛的双眼,虽然窗外阳光毒辣,可是她却觉得周身冷得如坠冰窖。

昨晚的记忆一瞬间好似幻灯片一般涌入脑海……

她忽的像是疯了一样翻身从病床上坐起,伸手捂住了自己剧烈疼痛的小腹。

怀胎七月的肚子,已经在一夜之间平坦如初。好似这里从未孕育过一个鲜活的小生命一样。昨晚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再一次袭来。

温暖如梦初醒,嘶哑着声音看着不远处的阿姨低喃:“巧姨,宝宝呢?”

听到声音的巧姨从睡梦中惊醒,刷的一下红了眼眶,上前拉着温暖的手,心疼的安抚着:“少夫人,您看您昨夜这才刚刚小产……”

巧姨的话还没有说完,温暖就一把掀开了棉被。

昨夜才缝合的伤口,早已经随着她刚刚那剧烈的运动,而再度撕裂开来。鲜红的血染透了雪白的纱布,鲜血从棉质的睡衣里透了出来,触目惊心。

巧姨口中的‘小产’两个字,就像是在她的心脏上揉进了一把碎玻璃,生生的疼……

温热的眼泪一瞬夺眶而出,她再度疯了似的抓住巧姨有些粗糙的手,一双灵动水漾的瞳孔猛地缩了一下,像是丢了魂一样对着巧姨大吼:“巧姨,我想见祁夜。你让他把孩子还给我,我求求你,求你让他把孩子还给我,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我的宝宝,我求你……”

嘶哑的声音到了最后一刻,已经变成了哀求。然而回应温暖的,却只有巧姨冗久的沉默。

厚重的病房的大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传来沉重的声响。

温暖抬起头来,循着那光亮的地方看去。

只见祁夜穿着一套深黑色的西服,好似君临天下一般迈着沉稳的步子走了进来,那西服光滑得看不到一丝褶皱。修长的双腿在温暖面前站定,他居高临下的目光,扫视着狼狈的女人。

看到祁夜,温暖像是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死死的攥着男人的袖子,问他:“祁夜,我们的孩子呢?你告诉我,我们的孩子还活着,他还活着是不是?”

温暖的声音已经哭得嘶哑了,哽咽的声音和平日里的灵动婉转有着天壤之别。

看着女人的哀求,男人俊美无俦的脸上,终究划过一丝萧冷。

沉默须臾,他才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那极尽奄奄一息的女人,薄凉的唇瓣溢出冷漠至极的两个字。

“死了。”

那一秒,温暖的心脏,瞬间像是被一双困顿的大手,牢牢的从胸前里扯了出来,疼得没了知觉。

直到这一秒,她才终于幡然醒悟,她十月怀胎的孩子,她唯一的至亲,是真真正正的死在了她最爱的男人手里,而她坚信了十四年的爱情,她所有的青春,都葬送在了那个雷雨交加的夜……

  • 章节试读
  •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精品都市小说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