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双面皇妃

标签: 古言 后宫

状态:完结

类别:古言小说

作者:东边雨

时间:2019-07-16

特殊说明

他喜欢美女,整个后宫的女人都知道,可是偏偏他钦点了一个其貌不扬的女人为妃。她是丑女,更是身患隐疾,为了不给家人带来麻烦,她一路低调,低调,再低调。本意是想越早离开越好,没曾想太子改变游戏规则,她居然成了太子妃!他的命运因为她而彻底改变,原来,他不只喜欢美女,更喜欢貌不惊人的太子妃。原来,相爱可以如此美好,她的身体、她的心全都只是他的,什么后宫,都说再见吧,他只要她一人,足矣!,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小说简介

他喜欢美女,整个后宫的女人都知道,可是偏偏他钦点了一个其貌不扬的女人为妃。她是丑女,更是身患隐疾,为了不给家人带来麻烦,她一路低调,低调,再低调。本意是想越早离开越好,没曾想太子改变游戏规则,她居然成了太子妃!他的命运因为她而彻底改变,原来,他不只喜欢美女,更喜欢貌不惊人的太子妃。原来,相爱可以如此美好,她的身体、她的心全都只是他的,什么后宫,都说再见吧,他只要她一人,足矣!

精彩章节

早朝殿气势逶迤的早朝殿上,随处可见翱翔云际或吞云吐雾的飞龙图腾。飞龙,是金鎏国的象征,只有皇室才可享用这至高无上的飞龙图案。大到华丽的衣着,小到扳指配饰,无处不见飞龙图腾,彰显富贵霸气。

晨际,当第一缕阳光照耀金鎏国的时候,早朝殿里已是一派祥和之气。

当今国主金天翔,英明神武,实乃一代明君。此刻,他端坐金光耀目的宝殿之上,头戴双龙吐珠的皇冠,身穿金色宽袖滚边大袍,上绣飞龙盘爪,模样自然是栩栩如生。脚蹬游龙潜水金丝靴,目光如炬,不怒而威。

在国主不远的宝座上安坐的是当今国母纳兰秀慧。她的装扮同样华丽无比:龙凤钗点缀于盘头之上,身上是轻柔质感的上等丝绸衣裙,外罩薄如蝉翼的金缕衣。那模样,自然端庄秀丽、仪态万千。

“众爱卿,今日有何要事上禀?”金天翔轻捻圣须,中气十足地发问,目光扫过群臣。

静默了数秒。

定国大将军纳兰威铭乃纳兰皇后的胞弟,虽贵为皇亲国戚,却神色从容,毫无傲慢之色。他率先上前一步道:“启禀国主,前些时日一直对我国边境虎视眈眈的银宁国,在我军将士的英勇拼杀下,已溃不成军,现已订下百年契约,将在百年之内不会再来侵犯我国,请国主勿忧!”

“嗯。很好。”金天翔听了,唇边漾起一抹赞许的笑容。又除去一个心腹大患,他由衷得表示高兴:“传令下去,凡战死沙场的将士家属一律免税三年,以示慰问。所有将士论功行赏!”

“臣领命谢恩。国主圣贤!”纳兰威铭行礼致谢。

“恭喜国主,国主圣明!”群臣朝贺。

“不知此次击败银宁国的主帅是谁?”金天翔问道。因当日他只将命令下达,全权交由国舅纳兰威铭负责,故并不全然知晓内情。不过,他心中有数,若他猜测无误,非此人莫属。

“启禀国主,是太子殿下!”纳兰威铭回道,身为太子殿下的亲舅舅,他与有荣焉。

果然不出所料!金天翔了然于胸。他将目光再次横扫全殿,可太子却未在早朝殿上,他不由将脸一沉,问道:“太子何在?为何屡屡不来早朝?”

话虽如此,金天翔心中清楚,立功对太子来说,实属稀松平常,可堂堂一国太子,却三番五次不上早朝,国有国规,家有家法,简直太目中无人了!想及此,他不由深锁眉际。

眼见国主龙颜不悦,众臣子皆低头默不作声。国主与太子贵为一家,从轻处说,这是家事,而众人又深知太子脾性,若强来,太子也是不会屈服的,然而太子的才能大家都是有目共睹,谁也不好妄加评论。

可是,还是有人站了出来。此人是瑞王金御轩,妃子所生,虽样貌堂堂,但生性善妒,尤其看不惯太子的所作所为。

“父皇,太子屡次三番公然违反朝规,不把父皇与国事放在眼中,早朝乃国之体统,太子如此所为,大有藐视朝堂之嫌,请父皇明断!”

“哦?那依皇儿你所言该当如何呢?”金天翔望着这个儿子。

“儿臣只是实话实说,不敢有其他想法,然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太子之事全凭父皇处理,父皇乃一国之君,君主的命令谅他也不敢违背。”

听了瑞王所言,皇后纳兰秀慧注视着国主的脸色,他的脸色尚未变化,便心中肯定,此事还有转圜余地,便委婉说道:“吾皇,许是太子劳累,在御龙殿歇息吧。”

身为太子的生母,纳兰秀慧总是为他开脱,这次自然也不例外。她深知太子秉性,这个理由虽然牵强,但事已至此,她也只能尽力而为了。知儿莫若母,这个儿子的精力向来充沛,小小战役岂能累垮他的身体?

金天翔岂会不知是皇后在为自己的儿子说话。他有子十余人,唯独对这个太子是既爱又气。将来的国主之位非太子莫属,如今该如何发落?

金天翔略一思量,甩甩衣袖,沉着说道:“也罢,看在太子又立战功的份上,此事就罢了。”

群臣没有一人反对。

“谢圣上不追究之情。”纳兰秀慧赶紧谢过。

金御轩不禁错愕,这么大的事,就凭父皇一句话说完就完了,群臣也毫无争议!可他却不依不饶,说道:“父皇请三思,太子言行甚为重要,若不处罚,何以服众?”

家事不可外扬,这是金天翔的顾虑,无奈这个儿子还是不肯放过此事,便说道:“瑞王,朝堂之上,休要喧哗,父皇主意已定,你且退下。”

金御轩虽心中不满,却不敢再造次,显然,父皇偏袒太子无疑,他若再多言,对己无益,更何况群臣也无异议。

在众文臣武将中,有一老者分外显眼。此人是金鎏国国师。能推会算,可以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连国主对他都敬佩有加。他鹤发童颜,白须白袍,目光超凡脱俗,终日与一水晶球相伴。

“国师有何话要说?”金天翔望向超然的国师。

国师从椅子上起身出列。在整个金鎏国,除了皇后之外,他是坐在早朝殿听宣的第一人,可见国主对他有多敬重。

“启禀国主,老朽昨日夜观天象,发现天有异象。”国师如实说道。

“哦?快说来听听。”金天翔很感兴趣的模样,每次国师的预言都会成真,令他不得不服。

国师继续缓缓道来:“天主星闪烁异样光芒,而在其左侧,忽然出现了一颗璀璨的新星。老朽掐指推算,发现金鎏国有桩好事将近。”

“何来好事?”皇后纳兰秀慧忍不住发问。

“皇后娘娘,请听老朽道来。”国师说道:“是太子将动凡心,会有姻缘天成。”

“真的?”国母大喜道。

国师继续说道:“按本国国规,凡太子受礼满三年者,均需立太子妃,为本国挑选出一位未来的国母。依老朽之意,太子受礼已满三年,今年正是选妃的大好时机。”晶莹的水晶球在国师手里正熠熠生辉,闪耀着神秘的异样光彩。

金天翔思虑片刻,开口说道:“选妃之事关乎国运盛衰,滋事体大。既然国师神通广大,现可否告知一二?”国主态度严谨,虚心请教。

国师双目微闭,良久,说道:“国主,老朽只从水晶球上测得一个香字,妃者,香也。所谓天机不可泄露。”他略一颔首,再度落座,便不再言语。

纳兰秀慧沉吟:“妃者,香也?难道太子妃的闺名中有个香字?亦或者她喜欢带香之物?”

“皇后,猜度无用,选妃乃后宫大事,马虎不得,此事交由你全权处理。”金天翔下了命令。

纳兰秀慧应道:“吾皇,既是国师指引,选妃之事自当择日开始。依臣妾之意,可先行让礼部官员着手准备,待臣妾亲自问过太子后,再另行拟定,吾皇觉得可否?”

“就依皇后所言吧。”金天翔深表赞同:“众爱卿,家中有女尚未婚配者,均在选妃之列,不得有误。”

“谨遵国主旨意!”众大臣一呼百应。

皇后说道:“礼部的李爱卿接旨。”

李权达恭敬出列:“小臣恭候玉旨。”

“本宫命你负责选妃的一切事宜,你应尽心竭力办好此事,事关重大,容不得半点推诿,不得有误!”

“是,小臣定当尽心竭力,请国主、皇后放心!”李权达领命,心想:看来,又有一番忙碌的好戏了。

而殿堂之上,家中有待嫁之女的臣子均暗自欣喜。若家中有女子被选为太子妃,那可是飞上枝头成凤凰啊!太子虽然性情冷傲,平素不易亲近,但实为难得的文武双全,乃是万万人中最好的佳婿。更何况,他可是金鎏国未来的皇帝。

相较众人的面有喜色,唯有一人渐渐深锁愁眉,他就是博学多才的大学士慕容有道,直到散了早朝,他还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径直出宫回府去了。

  • 章节试读
  •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精品都市小说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