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月中薄雾等归人

标签: 言情 重生

状态:完结

类别:古言小说

作者:雪歌歌

时间:2019-07-01

特殊说明

司徒将军因受女婿夏梁和尚书许中魁的联手诬陷,被诛九族。将军之女司徒不殇,死后重生在许戈丫鬟身上,改名为许小莫。许小莫以男子身份进入军中只为帮助父亲平反,奈何却深陷入了情网和重重迷雾之中。事有隐情,许小莫能否看清迷雾替司徒一家平反?,故事曲折行云流水,情节不累同,爱憎分明。推荐大家阅读

小说简介

司徒将军因受女婿夏梁和尚书许中魁的联手诬陷,被诛九族。将军之女司徒不殇,死后重生在许戈丫鬟身上,改名为许小莫。许小莫以男子身份进入军中只为帮助父亲平反,奈何却深陷入了情网和重重迷雾之中。事有隐情,许小莫能否看清迷雾替司徒一家平反?

精彩章节

漫天的星斗洒下清冷的光,虽然不如月光一般明亮,但星辰的光亮借着下人们的火把仍能够将许府的院子照得清清楚楚。

“你个小浪蹄子,胆子大到竟然想要勾引公子?也不看看你那副畏畏缩缩的样子,跟京城里的大家闺秀们可是差远了,你也配?还不狠狠地打!”尖利的女声刺破了宁静的夜空,惹得天上的繁星也被吓了一跳,扯了云雾将自己遮了一半。

“哗啦。”一阵冰凉触及到了她的皮肤。原本被人五花大绑绑在条凳上被打得早已失去知觉的丫鬟,被这猝不及防的冰冷刺激得缓缓睁开了眼,落在背上的藤条一刻也没有停息过,清脆的抽打声让她如同置于梦境之中。

这是哪里?

她双手撑住身体,朝着四周扫视了一眼。离她几丈远的地方,站了好几个人。一个四十来岁梳着牡丹头戴着翡翠耳环的中年美妇坐在仆役们搬来的太师椅上,双手扶着椅子把手,整个身体轻轻地摇晃着,脚尖不停地点在地上,太师椅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啪嗒!”又是一鞭狠狠地抽在了她的身上,她猛地回头看向执鞭的那个人,眼光如同一把利剑一样不带一丝温度。

“这可怪不得我,谁让你触恼了大夫人,犯了她的禁忌?”仆役冷冷地笑了一声,话音一落,又是一鞭打在了许小莫的身上。

“老爷回来了吗?”

“还没回来呢,今儿个大夫人您出去上香为公子祈福的时候,宫里的王公公就来传话说夏大人替司徒一家收了尸,皇上发了大脾气。老爷刚撂下筷子就急匆匆地去了。”

“哼,夏梁也是猫哭耗子假慈悲。他才跟司徒不殇成亲没多久就将司徒一家勾结匈奴一事告发了,倒是有本事。”美妇揉着手上上香时不小心被香灰烫下的一个小疤,怪不得她整天都心神不宁的,一回来就听说了自家儿子房中的丫鬟勾引他的事,看了一眼仍旧挨着打的许小莫,脸上的冷意越发明显。

美妇的声音很大,说的话一字不落地听在了许小莫的耳里。“司徒家,”许小莫的手死死地抓住条凳,用力太深指甲都嵌入了木纹里。她愤恨地抬起头看向美妇,眼中如同聚集了熊熊烈火。

“勾引公子还敢用这种眼神看着大夫人,给我把她的眼珠挖下来!”美妇身旁的仆妇遥遥指向许小莫厉声说道。

脑海中翻天覆地,一只无形的手掌在许小莫的脑中搅动着,一个个场景不断地出现:男子似笑非笑的脸以及低声抚眉的温柔,深夜研磨添香的独处,女子轻盈的叹息……画面定格在今夜进入屋子里,等待的却不是伏案夜读的男子,而是一脸冷漠的大夫人。

前世与今生的记忆在那双大手的搅合下已经融为了一体,许小莫认出了中年仆妇的身份,她是大夫人洪珍茹从娘家带来的丫鬟。

“笑话!我是奉了公子的命令才会在晚上给他送去汤药滋补身体。何来勾引一说!”许小莫杏眼一瞪,将那些过来绑她的仆役吓了一跳,声音清冷不容置疑,带着说不出的威严。仆役们一愣,刚才还跪地求饶的人,怎么突然就转性了?

“反了你了,”大夫人气得直打哆嗦,她一掌拍在椅子旁的茶桌上,将桌子上的茶杯摔了个粉碎。正跨步进入院中的小厮被这杯盏摔碎的声音吓得不轻,他小心翼翼地走到洪茹珍身边。

“夫人,老爷回来了。”

许中魁来到东厢房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面:许戈房里的丫鬟被绑在条椅上,双眼通红,背上早就被抽出了丝丝血迹,衣服上更是泥泞一片,一部分的棉絮已经露了出来。

洪茹珍连忙站起来朝着许中魁欠了欠身,眼神有些游离,通常许家惩罚犯罪的下人都不过是赶出府去,鞭打很少,更不要说是剜眼了。她看了眼秋蝶,怪她出的馊主意。秋蝶低着头,不敢看向许中魁和洪茹珍。

洪茹珍问道,“大人将司徒家的事处理好了?戈儿的侍女几次试图勾引他,我担心影响到戈儿的考试……”

许小莫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不可抑制的痛楚和愤怒在她心中弥漫。

许中魁冷冷地看着洪茹珍,刚才许小莫说的话他都听见了,如果只是添茶送水确实说不上是什么勾引,为这一点小事闹得许府鸡犬不宁有些过了。

许中魁心里已经有了计较,他的目光落在许小莫身上,朝着秋蝶挥了挥手,“如此兴师动众,成何体统!直接赶出府就行了,何必闹得人尽皆知,让人看了笑话。”许小莫听说要被赶出许府,心里顿时一紧,无论如何她都必须留在许府。

看着好几个仆役龇着牙朝自己走来,许小莫眼中起了一层雾,冷冽的寒光从她眼中飞快闪过。“许小莫有要紧事想要告诉许尚书,希望……”她抬眼看了看洪茹珍和秋蝶,许中魁的眉毛皱成一团,“是与公子有关的事,许小莫希望越少人知道越好。”

许中魁犹豫了片刻,朝着手拿藤鞭的下人挥了挥手,“将她带到书房里去。”

许小莫跟在许中魁的身后进了书房,书房在主院的另一头,离东厢房有一定的距离。许中魁脚步很快,许小莫咬着牙紧紧跟在后面,睫毛微微抖动,她的目光时不时落在前方的许中魁身上,原本清亮的眼神瞬间变成了漆黑一片,幽幽的寒光在其中闪烁着。

许中魁的书房布置得古朴整洁,书房的一角挂着许中魁收集而来的各式佩剑。许小莫站在书房的角落,她的目光落在这些佩剑上,剑鞘上的寒光像是在提醒着她什么。

“奴婢不过是奉公子的命令行事,并非有意勾引。何况……”

“你要说的是究竟是何有关戈儿的事!”许中魁不耐烦地扬了扬手将许小莫的话打断。

许小莫垂眸,长长的睫遮挡住了她眼中一闪而过的冷意。

“许小莫只想一辈子留在公子身边,只求尚书大人不要将奴婢赶走。许小莫一直都听说京中各大府里的公子小姐们都有暗卫的保护,不知道大人是否已经为公子派了护卫?”

许中魁露出了意外的表情,眼前的丫鬟掷地有声,她猛地抬起了头来,眼中闪耀着无所畏惧的光芒。

许中魁眸中精光一闪,今日在朝廷之上时他还在考虑此事。司徒一家满门抄斩,朝廷局势动荡不安。许戈不会武艺,许家只有他一个儿子,暗卫这事倒是势在必行。

“刷”,就在许中魁考量的时候,剑鞘出剑的声音传来,泛白的光芒在书房里闪烁,幽冷的光芒映照在许小莫的眸中,有着说不出的冷肃。许中魁瞳孔微微一缩,他的右手慢慢握紧,正想出口责骂,谁知道——

“噗”,许小莫反手将剑刺进了自己的腰间,这一剑刺得很深。剑刃已经没了一大半进了她的身子,鲜红的血液疯狂地向外奔涌着,血迹从她的腰间一直延伸到了胸前,如同一朵绽放的血色莲花。饶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许中魁也哑口无言,在他看来,这个丫鬟当真是疯了!

“许小莫愿以性命护得公子的安全,此生守护在公子的身边!还望大人成全,让许小莫进军中历练!”许小莫直视着许中魁的双眼,亮晶晶的眼神里闪烁着许中魁看不懂的光芒。

许中魁捏紧的拳头逐渐放松,眉头也慢慢舒展开来。

书房里安静得只能听到许小莫身上的血迹淌落到地面发出的“滴答”声。许小莫脸色苍白,嘴唇毫无血色,那把剑仍旧插在她的腰腹之上,随着她的身体轻轻晃动着。

这一瞬间似乎被拉长成了好几个时辰,直到许中魁轻轻地点了点头。

“今日之事到此为止,你先把伤养好。”

许中魁的话音刚落,门外就有仆役进了来架住垂首不发一言的许小莫的双肩将她拖走。下人的动作粗暴,丝毫没有顾及到许小莫身上的伤口。书房红黑色的门被关上的那一霎那,许小莫回首看向房中,她如墨玉般乌黑的眸眼里一片晦暗,瞬间又被一片光芒点亮,不过这束光亮瞬间就淹没在了眼底,没有任何人发现。

“许中魁,只要我司徒不殇一天不死,许家迟早都会血债血偿!”

  • 章节试读
  •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精品都市小说小说推荐